新葡集团3522 - Home

文化思絮

论企业使命
日期:2015/7/24

      在前面几期的《思絮》中,我分别对新企业文化中“核心价值观”、“企业精神”、“三字经”和“企业愿景”进行了解读。本期“思絮”将阐述自己对“企业使命”的理解,并以此来完成本人对公司企业文化体系的系统思考。

     如果说“核心价值观”回答了“为什么做”、“企业愿景”回答了“做成什么样”,那么,“企业使命”则是要回答这样的一个基本命题,那就是新葡集团3522“做什么”。“企业使命”是对企业的发展方向、经营范围长期适用的概括描述,从而具体表明了企业的性质和产业发展的方向。

     从根本上说,确定企业使命,就能为企业确定一条贯穿于各项业务活动的主线和一个相对稳定的经营主题,为有效分配和使用企业资源提供一个基本的行动准则,避免了可能向某些偏离企业发展方向的投资行为的发生,从而使企业的发展方向、业务体系变得明确而清晰。

     确定企业使命,是选择企业战略方案的依据。只有对企业使命进行明确的定位,才能有效地形成企业的各项战略目标,才能正确地形成企业的基本战略方针,也才能完整地形成企业的战略管理体系。

     确定企业使命,相当于我们发布了企业的对外宣言,它能使企业的各个利益相关者都了解到企业的经营宗旨和方向,有利于协调内外部力量,使大家的思想、行动都能统一到企业使命上来,从而使企业真正成为一个有机的命运共同体。

     对新葡集团3522来说,也只有确定企业使命,我们才能明白,应该沿着什么样的路径去实现“企业愿景”,要依赖什么样的业务去实践“核心价值观”,我们的员工、干部和高管要在什么样的经营活动中去满足“企业精神”和新葡集团3522“三字经”的要求?明确的“企业使命”,与“核心价值观”、“企业精神”、“企业愿景”和新葡集团3522“三字经”一起,共同构成一套科学而完整的新葡集团3522企业文化体系。

     由此,科学、清晰地表述企业使命,这对新葡集团3522来说是一件非常重大的事项,企业使命应该包括如下内容:一是要体现企业的性质,要能清晰表明企业的发展方向、业务领域;二是要展现企业的追求,要能把本企业与其他公司清晰区别开来;三是叙述足够简单清晰,以便为干部员工所能广泛理解。经过与公司管理团队的反复讨论,我们最终将新葡集团3522“企业使命”明确为“立足新材料、新能源与机电一体化产业,致力于发展节能高效的绿色产品”。

     下面将分别阐述我们为什么提出这样的“企业使命”,以及我们应当如何去实现这样的“企业使命”。

     (一)提出企业使命的理论依据与价值取向

     企业使命作为企业经营领域的长期适用的概括描述,按照现代管理学之父德鲁克的说法,“至少应该管20年”。也就是说,只有在公司成长与发展较长的一段时期后,当企业面临的政治、社会、经济、技术等宏观环境发生重大变化的时候,企业才可以考虑调整自己的企业使命。这也意味着,我们在确定企业使命的时候,是基于我们对政治、社会、经济、技术等宏观环境的判断,而不被当下的一些所谓“热点”所迷惑,也不能一头陷入细分的行业中去研究。

     对宏观环境的判断,我们依赖的其实就是“常识”。我曾经撰文写过,“什么叫常识?常识不是大师们浩如烟海的著作,也不是精英们天花乱坠的演讲,而是经世世代代传承后积淀下来、被普通人奉为经典与真理的行为准则。这种准则很浅显、很简单、很直觉,但经过长期实践的检验,却具有颠扑不破的本质特征。”新葡集团3522此次“企业使命”的提出,正是依赖“常识”、遵循“常识”和回归“常识”之举。

     之所以在确定新葡集团3522业务领域的时候,首先强调要“立足新材料”,是基于我们对宏观大势的第一个判断,或者说基于我们坚信的第一个“常识”。那就是:新材料的发现将会对世界经济产生巨大影响——历史已经证明,每次新材料的出现都会爆发一次全新的技术进步,引发一场全球产业革命。

     获得2009年诺贝尔物理学奖的华裔科学家高锟被誉为“光纤之父”,早在1966年,他就在一篇论文中首次提出用玻璃纤维作为光波导线用于通讯的理论。简单地说,就是提出以玻璃制造比头发丝更细的光纤,来取代铜导线作为长距离的通讯线路。正是光纤这一新技术的发明,带来了今天的信息革命。诺贝尔奖评委会这样描述说:“光流动在细小如线的玻璃丝中,它携带着各种信息数据传递向每一个方向,文本、音乐、图片和视频因此能在瞬间传遍全球。”毫无疑问,光纤这种新材料的发现,不仅带来了一个庞大的产业,更深刻地改变了全人类的工作、生活模式。

     信息革命被称为第三次工业革命。而事实上,每一次工业革命都伴随着一次新材料或者新能源的革命,甚至是两者的交织。第一次工业革命是瓦特发明蒸汽机,支撑它的是煤炭这种“新能源”;第二次工业革命以电气为标志,背后是石油、电力的这种“新能源”。今天,煤炭和石油这些化石燃料现在都已成为传统的能源,今天的“新能源革命”应该是指核能、太阳能、风能、生物质能、地热能、海洋能、氢能和混合动力能等可再生能源的大量引入。

     新葡集团3522之所以要立足“新能源”,首先是看到资源的日益枯竭。相对于人类永不停止的发展、增长的需求,资源(特别是煤炭、石油这些化石燃料)却将是十分有限的,它总有一天会枯竭。而事实上,经济危机的频频爆发与资源的危机提前预警关系极大。这正如巴里·康芒纳在1974年出版的《封闭的循环》一书中所言,“在现实遭受能源供应的危机和日渐上涨的能源价格面前,他们在经济上就极其容易受到打击”。人类要想实现可持续的增长与发展,就一定要立足于那些尚未大规模利用,但却蕴含巨大潜力的可再生能源,这正是我们对宏观大势的第二个判断,也是我们的第二个“常识”。

     对我们新葡集团3522来说,立足新能源,既是技术进步的体现,也体现企业的社会责任,正是企业核心价值观的要求。这是因为传统的化石燃料在使用过程中,除了带来巨大的空气污染外,还会产生大量的二氧化碳,因而被认为是造成今天气候变暖的元凶。现在这种高能耗高排放的生产方式,带来巨大的温室效应,造成了冰川融化、海水上升、自然灾害的频发。气候变化已经威胁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美国五角大楼的一份报告甚至警告说:“今后20年全球气候变化对人类构成的威胁将胜过恐怖主义。”新葡集团3522立足“新能源”,发展“低碳经济”,正是彰显我们企业对环境、对社会的这样一份责任。

     至于发展“机电一体化”,则基于我们对宏观大势的第三个判断,那就是人口红利的必然消失。所谓“人口红利”,是指一个国家的总人口中,劳动年龄人口占的比重较大,需要抚养的幼儿和老年人口的比重较低。中国近三十年的飞速发展在一定程度上正是由于“人口红利”的收益,从而提供了经济增长所必需的充足劳动力。但是,近年来,沿海地区的用工荒及工潮事件的频发,这已经说明了“人口红利”正在逐渐消失,劳动力成本的上升将是个必然的结果。

      “人口红利”的消失,将会对企业乃至整个国家带来巨大挑战。美国著名的研究机构兰德公司在2005年发布了一份名为《2020年,中国会非常穷》的报告,文中写道,“中国每一代,都有相当于美国规模的人口从农村涌入城市。每年,都有1200-- 1300万新工人加入就业大军。在制造业,生产力对就业的影响比我们国家要严重得多。到2020年,中国人口老龄化会使工作人口与不工作人口的比率成为世界上最糟糕的,比日本更甚。如果没有特效的新政策的话,中国的经济在那个时期就会狠狠地撞墙。到2020年,以我们的标准来看,它会是一个非常穷的国家。”

     这种评论、这样的担心并非危言耸听,中国国内很多专家也都指出,中国在2013年就将迎来“人口红利”的拐点。事实上,新葡集团3522在开始创业时就认识到劳动力成本不可能永远停留在几十元的水平。面对着劳动力成本的不断攀升,实现工业自动化将是必由之路。机电一体化就是采用自动化装备来替代劳动密集型生产方式的核心技术所在,同时,工业自动化也是在大生产中来确保产品质量的一致和稳定的关键所在。

     同时,“机电一体化”并非是简单地采用装备来替代人工的这一目的,而是工业自动化来促进、帮助提高劳动者的素质。随着装备自动化水平的不断提高,一方面可以降低员工的劳动强度,另一方面对员工的知识水平、操作技能等也不断提出挑战,从而促使、帮助员工不断学习新知识、掌握新技能。工业自动化的过程,无疑也是员工个人素养不断提高的过程,这也体现了公司提倡的人本思想。

     需要说明的是,我们所发展、立足的“新能源”、“新材料”、“机电一体化”这三大产业乍看起来都是今天资本市场的热点,是各种投资追捧的对象。但是,我们提出这样的企业使命,却并非跟风或媚俗之举,因为其中蕴含的发展逻辑和经营理念与其他企业大相径庭;也恰恰是这种完全不同的理念和逻辑,使我们跟竞争对手能真正拉开差距。这是基于如下三个理由:

     第一,    很多资本之所以进入这些产业,是因为他们仅仅看到其中蕴含的商机,是单纯的利润动机在驱使着它们的投资行为。英国诗人王尔德说过,“心肠冷硬的人知道每件事物的价格,却不知道他们的价值。”而正如“让我们每一天都在有价值中度过” 的新葡集团3522企业精神所揭示的那样,公司之所以进入这些产业,一方面是体现我们的“价值关怀”,另一方面也是基于我们的“价值支持”(因为新葡集团3522的“核心价值观”决定了我们只有立足这样的产业,才可能“被社会所尊重”)。最终,我们从这些业务中获得的经济效益,也更多的是要回报于社会,以体现企业的“价值创造”。所以,我们今天提出这样的使命更多的是体现了企业的一种社会责任,体现了企业面对新一轮竞争已经做好了一套“有价值”的产业布局和战略安排。

     第二,    我们进入这些产业并非由于它是现在市场的热点或者是属当前政策的鼓动。事实上,在国家层面还没提出这些概念之前,我们公司就着手展开相关的研究和开展相关的业务。这是因为从“常识”中看到了新材料革命的巨大价值,也看到传统的发展模式是不可持续的,更看到人口红利不可能一直被我们去分享。所以,企业使命的提出是基于我们对“常识”的研究与分析的结果,而不是像许多企业去做盲目的市场跟风。

     第三,    我们务必相信,你的社会责任心越大,你越是为社会考虑,最后你从社会得到的回报也会越大。我们并不把“绿色”与利润对立开来,也并不认为企业加强节能环保,提高员工素质等等,这一做法就一定会降低企业的经济效益,而是认同了通用电气伊梅尔特的观点,“要从绿色中发现黄金”。这里蕴含着一个关键逻辑,那就是企业首先要立足“绿色”,然后再发现“黄金”;而不应该旨在攫取“黄金”,然后为它涂上“绿色”。

     不可否认,在当今的社会中,有很多这种颠倒过来的被我们称之为“漂绿”的行为。比如,太阳能是一种低成本的永不枯竭的绿色能源,而多晶硅则是光伏发电中最为主要的材料。有许多投资者打着“低碳经济”、“新能源”的旗号大举涉足多晶硅产业,最终恰恰造成大量的重复建设和产能过剩。这种疯狂的举动果真是因为他们个个都为实现“低碳经济”这一目标?答案显然不是。在他们眼里,“绿色”只是一块包裹利润动机的遮羞布。事实上,由于多晶硅的制造过程大多采用改良的西门子法,而这种工艺除了耗电量十分巨大之外,每提纯一吨多晶硅就会有八吨以上的四氯化硅的副产品产出,以及三氯氢硅、氯气等废液废气的排放。旨在节能减排的新能源行业,却最终成为高能耗和高污染的始作俑者,这无疑是对所谓“低碳经济”莫大的讽刺,更是当今社会的一种悲衰。

     有鉴于此,在我们的“企业使命”中,我们在明确了“立足新材料、新能源与机电一体化产业”后,还特别强调“致力于发展节能高效的绿色产品”,正是要说明,即使是在这些产业中,同样有很多既不节能也非高效的技术和产品;而对我们来说,最为看重的并不是自己的业务被贴上什么“新能源”、“低碳经济”之类的标签,而是我们能否开发出真正的节能高效绿色的产品,能否真正地能为社会创造价值。就像我们现在或即将开发的各类伺服电机、混合动力电机、纯电动汽车电机、全伺服压机及非晶材料等产品,这才是真正的绿色产品,也充分体现了我们新葡集团3522致力于发展节能减排事业并努力为此作出新的贡献。

(二)实现企业使命的逻辑步骤与理念要求

     明确了新葡集团3522的企业使命,也就明确了新葡集团3522的业务范围。这就意味着我们必须根据“企业使命”,在立足三大业务的同时,要剥离一些业务,也将放弃一些新业务的机会。

     剥离、清晰业务的前提是那些不符合企业使命的业务,同时也包括那些不符合“企业愿景”也就是不能“做行业领袖”的业务。需要强调的是,剥离业务必须要循序渐进,切忌一蹴而就。

     在业务发展上,我们同样不能机械地理解“企业使命”,不能将使命狭隘化和教条化。立足三大产业,并不意味着除这些产业以外的业务我们就不能碰了。在有利于“新材料、新能源与机电一体化”这三大业务发展的前提下,也不能完全排斥投资发展与公司业务相关联的其它产业。比如我们最近投资了一家做第四方物流的公司,投资这个项目,既可以帮助我们实施集团化采购,大力降低采购成本,同时,也可以大幅度减轻集团审计的压力。投资这个新项目,看上去虽然不属于“三大业务”之列,其实质却可以促进我们的“三大业务”乃至整个集团的发展,对此,我们同样不能放弃。

     总的来说,实现企业使命一定要与时俱进。立足新材料、新能源与机电一体化,要时刻关注、跟踪各个发达国家在上述领域的研究动态。从当今世界科技发展的态势看,奠定现代科技基础的重大科学发现基本发生在20世纪上半叶,“科学的沉寂”已达60余年,而技术革命的周期也日渐缩短,同时科学技术知识体系积累的内在矛盾凸显,在物质能量的调控与转换、量子信息调控与传输、生命基因的遗传变异进化与人工合成、脑与认知、地球系统的演化等科学领域,在能源、资源、信息、新材料、现代农业、人口健康等关系现代化进程的战略领域中,一些重要的科学问题和关键核心技术发生革命性突破的先兆已日益显现。种种迹象表明,这场革命到来的时间不会很久,我估计也就在未来的10年间。因此,“新”无边,“变”无际,惟有孜孜不倦的跟踪,并审时度势,时刻关注今后10年间随时可能爆发的一场新技术革命。本着与时俱进的思想,这也是我们实现“企业使命”的根本之道。

     要实现“企业使命”,同时,也对我们的企业管理水平提出了新的挑战。企业管理最根本的有如下两点,一个是做正确的事,一个是正确地做事。新葡集团3522新的企业文化正是围绕这两个问题来构建,并分别针对高管、干部和普通员工提出了不同的标准。另一方面,这两个问题的答案又可以统一概括为:新葡集团3522以“礼耻”来界定是否做的是正确的事,以“严谨”来定义是否在正确地做事。“讲礼耻”和“求严谨”也是对新葡集团3522所有高管、干部和普通员工共同的要求。

     所谓“讲礼耻”,也就是要明白“礼义廉耻”。春秋时期齐国的管仲把礼义廉耻称为国之“四维”,认为他们比法律更为重要,是支撑国家大厦的四根柱子,所谓“四维不张,国乃灭亡”。在新葡集团3522“三字经”中,对员工、干部及高管的标准中无一不透析出对“礼耻”的着力与强调。这都是“讲礼耻”的体现。

     “讲礼耻”,既是对个人修养提出的新要求,更是围绕我们自身的“修身”而展开。做人应该“讲礼”,“礼”中应有义;做人更不可不“知耻”,用孟子的话说,“人不可以无耻。无耻之耻,无耻矣。”这是因为人一旦丧失“羞耻之心”,最终将廉耻沦丧、人格坠地,我们新葡集团3522的干部员工要“讲礼耻”,关键就是要搞明白这个“有所为有所不为”的道理。

      “求严谨”同样是对所有干部员工的要求。我在《解读新葡集团3522文化“三字经”》中提到,普通员工要有严谨的工作作风,做事要一丝不苟、不断提高执行力;事实上,对干部标准来说,我们必须在对员工要求的基础上,“不越权、善补位”或者说“在其位、谋其政”也是严谨的体现,而高管人员也必须在对干部要求的基础上,“行稳重、思缜密”同样也是“求严谨”的表现。

     “求严谨”是对工作状态的要求,更多的是围绕“敬业”来展开。在这方面,德国人和日本人无疑都是我们的典范。德国人把工作视为是“上帝的召唤”,认为做好自己的工作就是在荣耀上帝、履行天职;日本人经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是:仕事だから(因为是工作),意思就是“工作即为行善修行,至高无上,没有什么条件可讲”。由于给“工作”(“岗位”)赋予这样一种神圣感,他们在工作态度上敬业尽职,在工作作风中踏实严谨,在工作过程中严格规范,最终才有令人称羡的劳动成果。我们新葡集团3522人“求严谨”,关键就是要明白“平凡中孕育伟大”这个道理!

     要指出的是,倡导“讲礼耻”、“求严谨”,贵在落实行动,特别是要从身边一些已习以为常而熟视无睹的“小事”抓起。诸如,遵守公司作息制度、遵循工作流程管理、加强各部门的合作与沟通、提升干部员工的执行力、加强会议管理与会议纪律(尤其是总部及各子公司召开的月度、季度及年度工作会议的相关准备工作以及对会议的态度,与会人员的纪律),等等等等,都大有改进的余地。各子公司、各部门、各车间班组都应认真梳理,提出切实可行的改进方案。

     当今社会,世风日下。文化迷乱,我们无奈地看到:由于金钱效应被畸形放大,隐藏在人性深处的无穷占有欲也被激活。一当打开潘多拉盒子,就导致了许多常识的颠覆与反常识的通行,而其聚焦点往往表现在追逐财富的冲动与伦理道德两极背反。这样的现象,在社会上普遍存在,在新葡集团3522中也不乏例子。所以,新葡集团3522此次企业使命的提出,并非标新立异,实际上就是遵循“常识”;新葡集团3522对“礼耻”和“严谨”的强调,亦非突发奇想,同样是希望大家回归常识。

     我忆起“在集团公司2008年年度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有这样一段内容,“凡是反常识的行为就是与人性为敌,与自然为敌,与社会为敌,与历史规律为敌。凡是违背常识的行径,不管有多么冠冕堂皇的借口,背后必定有不可告人的图谋。为此,我在这里着重指出,今后我们在宣贯企业文化时,一定要以回归常识、遵循常识这个基本点为抓手,指导干部、员工怎样做人,如何处事,着力矫正某些漠视常识、有悖常识的行为,以此强化企业的使命感。”现在看来,要实现我们的“企业使命”,要宣贯我们的“企业文化”,要让员工“讲礼耻”、“求严谨”,这需要我们再次去思考常识、回归常识、立足常识、遵循常识。

     本人对公司新企业文化的阐述将告一段落,衷心希冀公司同仁能深思之、感悟之,并能同气相求、同声相应,使新企业文化真正入耳入脑入心,落地生根开花!
(2010年7月)